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最牛锦衣卫:第688章 库房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最牛锦衣卫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马子一番话,让好几个人心动不已,能活着谁愿意死呢?尤其是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锦衣卫会突然对大车行下杀手,那死的就更不会甘心了。

    感受到周围的人有些迟疑,黄谦顿时大怒,指着三马子冷声道:三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大的命令,你也敢不听了!

    呸,少跟老子提宋占吉,我是什么意思?能是什么意思?老子不怕死,可至少得死的明白点。老子到想问问你呢,锦衣卫为什么大举压境,要剿灭我们大车行?锦衣卫可不是什么衙门里的废物,能让他们集结人手,大动干戈,能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说说吧,锦衣卫为什么要动我们?

    三马子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黄谦,这时又有其他人站了出来,是啊,黄谦,这里边的事情你应该比我们清楚,锦衣卫为什么对大车行痛下杀手?当初咱们下山跟宋老大讨生活,那是为了过得更好,可不是为了稀里糊涂送命的。

    第688章库房

    明白明白毛达拉用力的吞了吞口水,那张脸都快哭了。小小的一个帮派帮主而已,也能劳烦一名锦衣卫百户出马了?这事儿有点不对劲儿啊!

    明白就好,据达拉帮的人供述,前些日子有人让你们达拉帮帮忙找一些最近死去的尸体,可有这事儿?聂翔手里翻着小本子,一双眼睛却如利刃一般盯着毛达拉。

    毛达拉心中一紧,恐惧道:是有这事儿可是聂将军,我们是帮忙找过死尸,但我们真的没杀过人啊说来也怪,活了半辈子,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儿,花钱找人讨尸体小的说的都是实话啊!

    你鬼叫个什么?老子说你杀人了?聂翔脸色不善的怒骂一声,对方是什么人?你好好想想,千万别说不知道。

    小的毛达拉真想这么说的,对方没说姓名,光给了钱。毛达拉也懂道上的规矩,人家不透露身份,自己也不能问啊。可锦衣卫不会管这些,瞧聂百户的神色,要是不交代点有用的东西,他毛某人说不准就要葬送于此了。

    毛达拉皱紧眉头,搜肠刮肚的想着事情,聂翔也不催促。过了好一会儿,毛达拉才抬起头,哆哆嗦嗦的说道:他们具体是什么人,小的是真不知道,不过小的也留了个心眼,让帮里的兄弟们留意一下这些人,有个手下的兄弟曾经在县城南边的大车店见过他们

    大车店?可是延庆南边的丁来大车店?聂翔合上本子,有些急迫的追问道。

    毛达拉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就是丁来大车店小的就知道这么多,那些人接走尸体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

    聂翔当即招手喊过一人,耳语一番。当夜,聂翔也没有睡,一直在等着消息,一直到了戌时末,负责打探的人才回来,聂百户,丁来大车行果然有问题。据查,前些天大车行出了几趟车,车厢封闭。有附近的住户说车上还飘出来一股怪味儿,就像死猪的味道。车子出城门往南去的,时间跟郑各庄那边正好对的上。大车行掌柜叫宋占吉,开大车行有两年时间了,不过他并不是延庆本地人。经打探后,还发现了一件怪事,宋占吉很少在延庆商场走动,他对大车行的业务好像并不怎么上心。延庆附近许多商户也不愿意用丁来大车行的车队,可是丁来大车行每个月货运量却不少,也没人知道这些货物是从何而来,所以,我们怀疑这些货物是丁来大车行自己采购的。

    大车行自己采买货物,然后转运到别的地方?聂翔沉思片刻,脸色变了几变,确定是大车行自己采买货物?可有什么依据?

    现在还没有真凭实据,不过属下找延庆附近的商户打听过,这两年确实有人大量收购粮食以及废铁,而且收购这些东西的人都是生面孔。但是没人知道这些东西最后去了哪儿,再联想到丁来大车行的诡异之处,属下这才怀疑是不是大车行利用自家车队便利,将这些物资偷偷运到了别处!

    聂翔轻轻点了点头,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如果猜测是对的,那丁来大车行的问题就大了,立刻通知铁千户,让铁长官多带些人手过来,让我们的人先别轻举妄动,盯紧便可,待援兵到来,再将丁来大车行一网打尽。还有,大牢那边,给老子看死了,谁也不准见毛达拉,关于丁来大车行的消息千万不能走漏出去。

    是,属下这就去办!校尉急匆匆的离开,聂翔稍作片刻,拿起佩刀去了外边。

    深夜子时,延庆南门已经关上,值班的两个正靠在墙后打盹,睡得正香呢,传来阵阵敲门声。被扰了清梦,当即大怒,爬到墙头上看都没看,朝着外边骂了起来:什么人?是不是没长眼睛?这都什么时辰了?想要进城,明天赶早。

    不仅嘴上骂,心里也一肚子闷气。大半夜进城也不是不行,敲敲门然后给点钱,也就让你进来了。可外边这人倒是厉害,不仅敲门敲得震天响,还嚷嚷着赶紧开门,仿佛守大门的是他家仆人似的。还想骂两句,旁边那位年长点的立刻推了他一把,赶紧闭嘴,别骂了,你瞅瞅,情况有点不对啊!

    揉揉眼睛,往外仔细看了看,借着月光,可以轻松看清楚门外的情况。只见外边站着一票人马,这些人全都全副武装,骑着高头大马。两个吞吞口水,吓得魂都快散了。

    看什么看?不开眼的东西,老子锦衣卫千户铁虎,奉命来延庆办事,赶紧开门,误了老子的事情,老子将你们扒皮抽筋!

    你们真是锦衣卫的人?两个心中怕得很,但还没失去理智,要是一伙强人,二人开门放进来,那可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没多久,铁虎将腰牌扔到了墙头,两个一看腰牌,屁都没敢多放一个,乖乖地开了城门。说起延庆城防,铁虎也表示服气,折腾了好一会儿,除了守门打盹的两个,其他人连个反应都没有,就这样的城防,要是瓦剌人绕过长城打草谷,延庆城还不得分分钟成瓦剌人嘴里的肥肉?

    自土木堡之变后,天下承平已久,防备松弛,也在预料之中,但烂成这样,还是有些想不到的。铁虎也没心思理会这些,两个还想去通知知县一声,却被锦衣卫的人拦了下来。

    按照规矩,锦衣卫在某地方大肆抓捕,得跟当地衙门知会一声才行。但是铁虎信不过县衙的人,万一走漏了风声,出什么岔子,那就得不偿失了。兵贵神速,三十多名锦衣校尉进入城门后,直接扑向南边的丁来大车行。

    此时夜深人静,整个大车行一片安静。聂翔终于等到了铁虎,指着远处的大车行,悄声道:铁长官,大车行的人不少,主要集中在北边的房间里。其中不少人一看就是练家子,手中也握着兵刃。

    嗯,吩咐下去,留十个人在外边,防止大车行有密道逃走,其他人分成两拨,先把北边的房间拿下来。进去之后,报名号抓人,若是对方反抗,格杀勿论!

    几十名锦衣校尉很快就将丁来大车行围了起来,聂翔带着人从正门闯了进去,未曾想刚刚打开门,侧面大柳树上就跳下来两个人,二人手持钢刀,抬手便砍。好在校尉们有所防备,叮当两声,逼退了两名刀手。两名刀手一看闯入者的装扮,神色大变,其中一人拿起挂在脖子上的口哨用力吹了起来,走水啦鹰爪孙杀进来了

    聂翔脸色一寒,心里气的要死,现在偷袭不成,只能改强攻了。不过,从二人的反应来看,这些人果然不是纯粹的大车行打手。

    铁虎带着人从北边包抄,听到哨声后,不由得大骂一声,聂翔是怎么办事的?院子里藏了暗哨,居然没有发现!等事情结束了,老子再跟你算账!兄弟们,加把劲,不用等正门了,直接闯进去!说罢,铁虎一马当先,直接从墙头上跳了下去。

    其实聂翔也知道自己这次失误很大,犯了轻敌的毛病。丁来大车行位于延庆城中,就算对方很小心,应该也不至于放暗哨。再加上天色幽暗,实在没留意那棵大柳树。

    正北房间里瞬间亮起了灯光,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十几名刀手从里边冲了出来。其中一人头戴蓝色纶巾,留着一撇山羊胡,一双眼睛如铜铃一般,看上去气势汹汹,此人便是丁来大车行老板宋占吉。揪住一名神色慌张的刀手,宋占吉大声斥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大,小弟也不是太清楚,南边和北边都打起来了,看情况应该是锦衣卫的人!那小弟脸色煞白的很,只要有点脑子,就知道今晚上不容易熬过去。

    宋占吉有点发懵,想破脑袋也不知道锦衣卫是怎么找到大车行的。这两天衙门的人不是在大肆抓捕二流子恶痞么,难道这事儿是冲着自己来的?吐口唾沫,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宋占吉刚想带着人去北边突围,猛地想起什么,随后神色大变,快,先去西边库房,一定要把库房里的东西毁了,绝对不能让锦衣卫的人发现。

    是,老大,我们这就去!宋占吉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可到底还是有点晚了,他低估了锦衣卫的攻击力度。没等他带人赶到库房,铁虎已经带着人闯过北边的阻拦,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最牛锦衣卫》重生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88pika.com/books/92902/
上一章        最牛锦衣卫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