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然后下面没有了:368.小么小尾巴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然后下面没有了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沈怡并不知道,此时的他并非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见着钱英实在很难有好脸色,若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钱松禄,他大概要控制不住自己去揍他了。但因为此刻见的是钱英,沈怡多少克制了一下脾气。这并不是因为他怕了钱英,也不是他敬钱英是长辈,仅仅是因为他想要顺顺利利地把沈巧娘生的孩子留在沈家。此时不像后世。此时夫妻和离时,父族在得到孩子的抚养权一事上有着极大的优势。

    现在先忍下一口气,带拿到了沈巧娘的和离书和孩子的断亲书,就可以彻底翻脸了。

    于是,沈怡的脸上露出了悲痛的表情,对着钱英一拱手,道:钱伯父,实在不是我们沈家不愿意招待您,但家中太乱。家姐没用,已经被吓破胆了,现在除了我娘,谁都不能近她的身。照她现在这个样子,一不能侍奉公婆,二不能料理家世,三不能为钱家添丁进口,你们钱家就放她归家吧。

    钱英急了,正要反驳。

    沈怡却不等钱英说什么,又压低声音说:况且,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郡主娘娘还等着呢,钱伯父要是在我们这耗上太久,让那位郡主娘娘等急了无论如何,我们沈家是彻底经不起波折的了,还请钱大人放我们一马吧。赶紧的吧,赶紧让你儿子这奸夫和那淫妇凑一块去吧!别再糟蹋清白人了!

    沈怡这话是在讽刺,也是在威胁。

    钱英怕不怕兰敏郡主?怕不怕兰敏郡主身后的长公主?他肯定是怕的。若兰敏郡主真的一心要嫁给钱松禄,那么钱英现在不愿意让自己儿子和沈巧娘和离的行为肯定会惹怒兰敏郡主。什么,兰敏郡主不愿意嫁?这怎么可能呢!对于很多自以为是的男人来说,既然兰敏郡主都已经和钱松禄有些不可言说的关系了,那么她肯定是想要嫁给他的。她若不是想与他长长久久,又怎么会把身子给了他呢?

    这些自以为是的男人们,总是特别好糊弄。

    沈怡看到钱英脸上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心里嗤笑了一声。钱英未必会贪图长公主、郡主带来的富贵,但他却不敢得罪她们。像他这样的低品小官,在京城里有很多,长公主动一动手指就能碾死他。

    沈怡不愿意再和钱英废话,只说自己有事在身就走了。

    钱英又在沈家的大门前站了好一会儿,最后踉踉跄跄地被轿夫扶上轿子,也离开了。

    边静玉完全没帮上忙。不过,他心里很高兴。不愧是他看好的人,沈怡果然顺顺利利就把事情解决了。于是,边静玉脑海中那个捏着衣角的羞涩的沈怡自动替换成了一个拿着剑的英姿飒爽的沈怡。

    沈怡用剑指着他,说:静玉,想来你已经明白我的心意了。若敢不从,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啧,好像有些凶残了。

    边静玉面色一僵,连忙转身离开了这条街。书平、书安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

    来日定要与他约法三章,不可行不矜持的事,也不可轻易玩剑。边二公子心想。

    阿墨搞不清楚状况,边静玉就更搞不清楚状况了,问:你家主子呢?

    阿墨摇摇头,他根本不知道主子去哪里了,于是连忙跑出屋子,领着边静玉往院子里跑去。边静玉犹豫了一下,觉得直接去内院的行为有些失礼,但还是对沈怡的担忧占了上风,就跟在阿墨身后一同去了院子。正巧阿墨的爹蒋六端着热水从院子里经过。阿墨追了上去,焦急地问:爹,少爷呢?

    正文已更新,正常订阅不受防盗影响。沈怡很快就压下了心中的遗憾, 把全副心思都放在父兄身上, 继续拿起资料看了起来。

    本来还想让边公子尝尝小的泡茶的手艺, 得他一句夸奖也是好的, 却是小的笨手笨脚, 阿墨自小跟在沈怡身边,比着寻常下仆要胆大一些, 竟是敢开玩笑了, 白白错失了讨好未来主母的机会。

    沈怡瞪了阿墨一眼, 冲着阿墨踹了一脚,道:就你话多!

    那一脚其实是踹空了,阿墨心知主人并没有生气, 只是有些羞恼罢了, 他胆子越发大, 又说起边静玉的好话来,道:边公子真是心善哩!以前跟着主子学《诗经》淇奥篇时, 小的还想,也不知是哪样的公子能配得上这一首诗呢如今再看,边公子便是这样一位学问精湛、品德良善的真君子了。

    学问精湛、品德良善指的是《淇奥》中的有匪君子, 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一句。

    沈怡却忽然想起《淇奥》中的另一句来了。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这话的意思是, 那样高雅的真君子啊, 既有好文采又有好样貌, 我一瞧见他呀,就把他牢牢地记在了心里面,再也不能忘记了。

    沈怡不自在地捏了捏自己的耳尖,板着脸对阿墨说:你才学了几首诗?就知道卖弄!

    阿墨忙低眉敛目不说话了。

    见贴身小厮老实了,沈怡才又说:你这么会说话我是不会赏你的,日后再叫他赏你吧。这话里头就有些调侃的意味了。意思是,既然阿墨说了边静玉的好话,日后就让边静玉来赏阿墨。边静玉为什么能够赏沈怡的小厮阿墨而又不喧宾夺主呢?这话里头暗示了他们俩日后是要成亲的。此时的人不比后世,什么爱不爱的,都是说不出口的,只这样一句略带暗示的话就已经让人心里很羞涩了。

    阿墨立即喜逐颜开。

    这主仆俩却不知道,边静玉其实是从沈家落荒而逃的。待离了沈家的地界,他的心脏还扑棱扑棱地跳着,仿佛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因为,他在沈怡书房中的那一番脑补对于他来说实在太刺激了。

    书平和书安跟在后头对着眼神。主子瞧着好高深莫测的样子,怕是又在想着功课了。

    他们从太学赶过来时,为了节省在路上的时间,特意雇了一辆马车。因想着在沈家停留不了多久就会离开,在他们进沈宅时,书平还特意叫那车夫在沈家门口等了一等,想着回去太学时还让这位车夫送。结果,从沈家出来后,边静玉就把那辆马车忘了,也把回太学的事忘了,自顾自地埋头走着。书平只好多给了车夫几个铜板,将那车夫打发了。他和书安不敢打扰边静玉想事情,只安静地跟着。

    忽然,边静玉停下了脚步。

    书平和书安也跟着停下。

    边静玉皱着眉头看着一顶从他身边抬过去的轿子,待那顶轿子走远后,他说:这是官轿。

    《然后下面没有了》重生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88pika.com/books/216664/
上一章        然后下面没有了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