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名门千金简优

大元武林遗史:第六章 平常的一天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大元武林遗史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元代民间禁止持有铁制武器,每一个要进城的人,守卫都要仔细搜查一番,顺便刮一点油水买酒吃。

    当然那些权贵之人不在此列,卒们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这种事情哪个朝代都一样。

    这时从城外一个身影不疾不缓的朝着城门跑来,他头上大颗的汗珠冒了出来,气喘吁吁,脚下却是不慢,停也不停的就进了城。

    一个守卫端着木枪正想上前去拦下询问,一旁的头目拉住了他:别管他,那是也里可温的道士。这几日每天早上都这样,城门一开就跑出去,大约半个时辰后又会跑回来。

    为啥呀?他在追什么东西?另一个守卫不解。

    谁知道?这些色目人神神叨叨的。干好自己的事就可以了,别去管那些管不着的。头目望着林深的身影,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呸,这狗日的世道。

    另一个守卫色眯眯的凑过来说:说不定这子是春风楼的龙虎丹吃多了,上次我就是多吃了一颗,好家伙,一宿没睡觉,尽在那折腾。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去的春风楼?居然不叫我。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你还在吃龙虎丹?告诉你,关键是要补肾,你看我,一晚上不睡觉都可以,肾好才是关键。说起这个补肾啊

    一群憨包货,还不快去站好,一会儿队正来了,看到你们这样子,抽不死你们。头目一看这讨论都歪楼了,抬起腿一人给了一脚。你们这些混蛋,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不是最近没抽你们了,皮痒了?

    林深目不斜视,对城门口的骚动好像没有看到,也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眼光,专心的一路从城门跑回教堂。

    跑步回来,又做了几十个俯卧撑,爬起来擦了擦身体,穿上了衣服,再慢慢的吃早饭。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困在山里的几日让他深刻的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在自我检查了那发育没有完全的十来岁的身板后,决定开始简单的煅炼。

    每天早晨起来,先简单吃一点东西,然后从东门慢跑出城,沿江边穿过几片竹林和树林,在中途缓下气,做一套广播体操,再由南门回城。

    这样蛮好,没有雾霾,没有尾气,深呼吸一口,满满的柴火与牛粪味,这是自然的味道。http://www.hzyszyc.com

    穿好衣服,管家陈伯送来米粥和糕点。古人早餐多清淡,林深特别加了些肉脯,以补充消耗。

    陈伯的主职工作是管家和厨子,但具体哪个优先其实不重要,因为这个家里事情并不多。以他每天主要买菜和做饭的工作来讲,更多的像一个厨子。

    不管是花姐、朱二还是陈伯,都把林深当成一个孩子,毕竟他也只有十岁,还是一个总角儿。

    特别是陈伯,生怕林深吃不饱,只要他喊饿,肯定有吃食奉上。

    他们三人的身份是驱口,但很幸运的是昆廷从来没有真正的把他们当作奴隶,相对于其他驱口的悲惨人生来讲,他们无疑是幸运的。

    林深当然也能感觉到众人对他的好,也是十分礼貌,从不把他们当下人看待。

    他的官方渡碟己拿到,相当于元朝**。这是一块薄薄的竹牌,上面表明他是由梵蒂冈出使元朝的教士,色目人,并附上了外貌说明。对于身份问题林深也没太在意,更多的认为这是昆庭对他的保护。

    大元朝,人分四等,一等蒙古人,二等色目人,三等北汉人(称汉人),四等南汉人(称南人)。

    不同人等享受特权不同,下等人冒犯上等人,砍手割耳都正常,而上等人打死下等人,赔几两银子就可以了事。

    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哀,这里暂不多讲。

    用完饭后稍作休息,林深便去打扫祭坛。

    教堂雇有仆役,包括清洁、饮食等所有杂务均有负责。唯有这祭坛神圣,只能林深来打理。

    祭坛摆放在教堂正中,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耶稣受难》油画。

    在画中,耶稣被钉在巨大的十字架上,表情痛苦。

    画中的肌肉纹理表现细腻,仿佛让观者都可以体会到那种全身的痛苦颤抖。

    十字架的下方,圣母玛利亚半捂着脸,表情哀恸。

    旁边耶稣的门徒们,则绝望的望着十字架上的主。

    而画面的上方,两个天使隐约的浮现,暗示着耶稣即将复活。

    油画下是祭坛,由紫檀木制成,约一米半长,成圆拱形,几个微胖的天使浮雕在上面,用各种乐器欢乐的演奏着。

    桌面放着圣洁的白色桌布,并镶以金边。

    《大元武林遗史》重生名门千金简优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188pika.com/books/191670/
上一章        大元武林遗史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